天边的腐哲☆

我已经是一条咸鱼了【微笑
图力文力全无【手黄再

清明【伞修】

清明时节雨纷纷 路上行人欲断魂。

“还是要这一束吗?” 一家小花店的店主看着站在自己面前的男人,抬起头来询问着。
“嗯,麻烦你帮忙包装一下,和前几年的一样,谢谢了。” 柜台前的男人每年都会在清明节来这家店买走一束小小的桔梗花。
“好。请您稍等。” 店主从柜台后走出来,在花店的小巧盆栽中仔细地一棵棵挑选,并小心翼翼地把它们剪下来,用一张花纹精致的纸包住了花束的茎部,再细心地扎上一根质感美好的素色丝带。
“谢谢,麻烦你了。” 男人接过花束,从外套口袋里掏出几张皱巴巴的纸币,又摸出了几枚黯淡得像清明时的雨天一样的硬币。
男人挥了挥手,利落地转身走出了小小的花店。


“沐秋。”
叶修轻轻地将一束桔梗花放在墓碑前。紫色的桔梗花瓣鲜嫩得像是少女的肌肤,上面还挂着几滴清晨的露水,如同晶莹的泪珠。
“我来了。”
叶修一屁股坐在墓前,大咧咧地撩了撩外套,一双堪称是神之作品的手撑在了雨后潮湿的泥地上。“陪我聊会儿吧。”
他轻轻地抬起手,手指覆上面前微微风化的石碑上的一笔一划。他细细地感受着碑上刻着的那行名字,小心得仿佛是在抚摸挚爱之人的脸颊。
“沐秋啊,最近我总是想起你,想起我们十几岁时的盛夏。”
“想起你打荣耀的样子,想起你输给我后气急败坏的样子,想起你为了生活拼命奔波的样子。”
“还想起你以前做的饭。”
“你说,为什么你就那么会做饭呢。”
“说是熟能生巧吧,你走了之后我一个人过了那么多年,不仅照顾我自己,前几年还要照顾沐橙呢,结果到了现在都还只会煮个泡面。”
“说到沐橙,她现在也是一个大姑娘了啊……”
“能自己照顾自己了,有时候她还会帮着我打理兴欣的事呢。”
“她也很想你。”
叶修说到这里突然顿住了。他的眼眶有些微微的发红,双手下意识地握紧,在潮湿的泥地上留下了一道道划痕。
“沐秋,我经常想,如果联盟这十年你也在会是什么样。”
“沐秋,你知道吗,沐橙很想再看你操作一次沐雨橙风。”
“沐秋,兴欣夺冠了,君莫笑和千机伞好好地风光了一把呢。”
“沐秋。”
“沐秋。”
“沐秋。”
叶修一遍遍地咬着牙呼唤着苏沐秋的名字,他的鼻尖发酸,眼睛涩得生疼,可是他一滴泪都流不出来。
“沐秋,你他妈走那么早干什么!”
“你他妈不是说要赢回来吗,那你来啊!”
“沐秋,我可是还留了一场连胜纪录给你来打破呢...”
叶修的身子不住地颤抖着,双手握成了拳,泪水在他身前的泥地里汇成了一个浅浅的小水洼。
“沐秋,你都走了十年了啊...”
“你走的那年你还比我大一岁,今年我已经比你大了快要十岁了啊…”
“沐秋,我没什么文化,但有几句诗我一直记得特别清楚。”
“你要听吗?”
“我就当你默认了。”
“听好了啊。”

【十年生死两茫茫,不思量,自难忘。
千里孤坟,无处话凄凉。】

“我也就知道这么些了,不许笑我啊。”
“沐橙还等着我回去呢。”
“走了啊。”
“再见,沐秋。”

叶修站了起来,捋了捋身上的外套,拍了拍裤子上的尘土和泥点,转过身挥了挥手。

佛家有七苦——生、老、病、死、怨憎会,爱别离,求不得。


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

帮朋友撸的番外

小学生文笔语体教

流水账

奇怪的描写和形容词🙄

我觉得我并不能抢救一下了🙄

我多半是废了🙄🙄🙄

评论(2)

热度(7)